内容正文

第三十二章迷离战局(32/80)

日期:2020-06-03 17:50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(天鹰文学最后更新时间:2002-12-04,天鹰文学点击数:135)亚提克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,独自缓缓的走在通往舰桥的通道上,眼睛中满是不明的深沉,脚步稳而轻盈,但是声音却是清脆异常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飘荡在虚空中的幽灵——充满怨毒和仇恨的幽灵。通过了几道安检关口,亚提克解除了佩在身上的一把光子枪,神秘的笑道:“喔!连自己人都怀疑了!可真小心啊!”说着向四周的安检人员笑了笑,让士兵们有点莫名其妙。有些兵士们心想:“这小子怪是怪,但是一点都不讨人厌!比那些猪头猪脑的大官好多了……”安全军官敬礼后严肃的回答道:“请将军见谅!这是必须的措施!下官只是照命行事!”亚提克点头道:“好!我就喜欢这样的任事态度,好好保重自己吧!……哈!”亚提克笑的有些的奇怪。可是所有人,包括低阶的士兵都知道:“他的怪和诡异是无法言喻的……”但是却有一股奇怪的魅力,令兵士们无法理解。在经过了几道门后,进入舰桥的最后一道门前,尽头处有个美丽的女士官,穿着合身的军服,英挺中带着几分温柔的站立在门前,敬礼后笑道:“司令请少将往会议厅……请!如果有任何需要请随时吩咐!”亚提克双眼正视前方,回应的方式只是缓缓的点头表示知道,随即转向会议厅的方向前进。女士官急忙跟在他后方往同一方向前进,眼神露着怀疑,有些沮丧。心道:“我难道不漂亮吗?他怎么连正眼都不瞧我呢?”走了约莫二十步,会议厅中亮起机密等级的作战会议指示灯,这表示就算直属长官亲临,也必须等候会议结束后才能进入。亚提克闪过一丝不高兴,向女士官道:“给我一个房间,等他们会议结束后再叫我,我想休息一下……”女士官礼貌的点头道:“已经为少将预备好了,请!”军用的高跟鞋,踢踏在金属制成的地板上,显得格外的刺耳,亚提克望着那美丽的背影苦笑道:“十年前……小妹也应该如此美丽吧!”随着曲廊的回绕,灯光逐渐昏黄,拿来招待他的居然是普通军官都可以住宿的招待房,只听门房“卡”一声的打开,一股刺鼻的霉味冲出,连美丽的女士官都掩嘴捂鼻,不敢贸然进入,但是亚提克只笑了笑,带头走了进去。另一头,躲在监视器背后的多玛斯和齐瓦格,脸色沉重的看着亚提克坐下预测推荐,拿出一条已经发黄的丝巾把弄预测推荐,并且遣走带路的女士官。在遣走她之前预测推荐,亚提克用罕有温柔的口吻问道:“喔!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呢?”女士官腼腆的回道:“斯洛·吉尔德芬,目前是中士一级,再过几个月就升中士二级了……”亚提克笑道:“那你几岁呢?”吉尔德芬有点迟疑,亚提克笑了笑道:“不想说就不用说了,年纪不是女孩子的秘密吗?”“不!下官今年二十一岁……”“喔!很年轻啊!好了!没事,下去吧!有事我会叫你的……”亚提克温柔的说着,随即望向漆黑的星空。吉尔德芬莫名其妙的敬了个军礼,带着满脸的疑惑转身离去。“中士!”亚提克又唤住了她。吉尔德芬连忙转过身来,正准备问还有什么事,亚提克已用手势阻止了她,随即低头发声道:“你很漂亮,但是漂亮的人通常都是不幸的,你自己要保重……”斯洛·吉尔德芬正想回话,却瞥见一幕令他感动的景象——亚提克的双眼盯着泛黄的丝巾,怔怔的看着,自他明亮的双眼泛出些微的泪光。耳中同时传来亚提克近乎呻吟的叹息声。“为什么美丽是一种错误呢?为什么它就是带来不幸……或者是宿命的苦难呢?”吉尔德芬知道此时不可插话,缓缓的转身离去,美丽的脸颊上也带着深深的哀伤。另外,在监控室中,一群人正讨论着亚提克……“我不懂!”齐瓦格摇头说着,“他和传闻中的个性完全不同!甚至差异很大……”齐瓦格心里的确很纳闷,他本就不相信兵士间的传闻,因为他和亚提克是旧识。但现在心里却嘀咕着:“莫非……曾有什么事情发生……!”“奇怪!他到底来干什么呢?看他那样子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。真奇怪?那他到底来干什么?”多玛斯沉吟道。“我直接去问他吧!其实他曾经是我小时候的同学,应该有些交情,虽然说那是好久以前的事,但我相信他仍旧记得我的……”齐瓦格说道。多玛斯讶异的看着这位刚从死里逃生的副官,心想:“他怎么好像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?”但还是说服自己的怀疑,点头道,“好吧!你去试试!顺便把我们的意思让他知道,务必不要引起他的怀疑。”齐瓦格随手漫不经心的敬了一个军礼,告退而去,一边心想:“小亚到底怎么了!怎会那么的阴沉呢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自中学后,齐瓦格便随着父母往边境移民,因为他父母还是不起贷款,只好接受某公司的聘请担任边境星域的开发工程师。但是不到半年,一场意外结束了这个开发计划,在那次意外中,死亡的人数高达六万多人,其中不乏高级知识份子在内;当然也包括齐瓦格的双亲。齐瓦格于是被送到一处慈善机构, 河南快3开奖结果查询并且在那机构的安排下进入军校读书。据说那慈善机构成立后, 安徽快3培养了至少数千名的军官, 安徽快3走势图其中更有位居“一级上将”的顶尖份子, 安徽快3开奖网所以它才能存在有数百年的历史。齐瓦格拖着长长的回忆,驻足在这已经是过去历史的同学面前,他似乎看到了过去上阵叹息使得自己的心里越加的沉重。幽暗的长廊上,灯光晦暗不明,死神降临的气氛传递在每个人的脸上,不只是气氛不对,连战况也急转直下;只不过恶耗并不是那么容易传播到这里罢了!另一方面,在白眼星域游荡的泰古罗和亚力司,窝在舰长室里喝着泰古罗父亲留下的最后几瓶的“威勒”白酒。侦查舰上的人员都注意着雷达上是否有什么异常,反倒没有人去想:“自己为何还在这里游荡。”“动力预备!能源满档,准备做大航程的空间跳跃,弟兄们我们回家吧!”轮机室一接到通知,士官兵们连忙启动所有的仪控装置。“航向零零三零五九,目标代号‘归程清道夫’……”“航道正常!能源正常!预计十八分钟后进入亚空间。”亚力司摇头笑道:“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。是吧?”泰古罗笑道:“我不希望回头,因为我已经感觉到我们胜利了,敬自由自在的我们一杯,自由就是胜利!即使死亡我们仍旧是胜利的……哈!自由的女神掀起她的裙摆向我们讪笑呢?”“你这是自我麻痹。喔!要不然就是不可救药的乐观……”亚力司努力的挖苦着。“你不认为我们能超脱自己的成败得失和对生命的依恋,是很了不起的胜利吗?”泰古罗煞有其事的说着。亚力司无意识的随着泰古罗举起杯子,也高声道:“是的!我们已经胜利了,因为我们战胜了自己的懦弱与迟疑,并且欺骗了自己的心志……”随后一阵微爆的声音响起,在他们舰旁的一颗陨石爆炸,发出高热的炽流。“侦查舰‘飞鹅’在方位东北东,传来爆炸的讯息!”福山纳闷的看着手上的报告问道:“我那时派他们出去?”作战官谨慎的道:“是情报分析官自己申请的,因为……”随手拿出一叠报告道:“这是他们爆炸前送回来本舰的资料,相当珍贵,应该是遇到敌人了吧!可见前方应当有敌舰埋伏……”福山看着数十张精确的星域图,摇头道:“可惜!丧失了一个好部属,查看有无敌人在附近,派出更多的侦察舰。”作战官应诺后,随即下了几道命令。“敌人在罪恶之渊前方反转布阵,兵力一千四百艘,与我们的数目差不多!像是在准备会战……”雷控官呼喝着。“作战时间依目前速度预估为十七小时又二十五分钟后,距离一千零一十六光秒,正快速的减少中,敌军呈现静候的态势。”“长程飞弹预备完成,舰炮充填率百分之二十,请示是否增加能源的补充。”炮管官紧张的看着仪态板。一面报告整备状况,一面说道。福山笑道:“先维持目前的状况,预测推荐给我接副座。”通讯官马上连络另外一艘舰上的副座雷萌。“司令你一定要让我打头阵!我非打爆他们的鸟蛋不可!”雷萌上校影像一出现就如此粗俗的要求着。“好!副座带领半数战舰先行一步准备,我随后就到,记住,敌人败退不可追,敌人前进要尽力挡,等我们的兵力全部投入后,他们就变成劣势的一方了!你们的任务是吸引敌人的力量……”福山细细的交待雷萌如何因应战局。但雷萌似乎兴奋过头,只一味大声笑道:“是!我一定取得胜利!”福山只好看着得意忘形的雷萌下令道:“给我接本队总司令官……”通连官连忙拨出通连讯号,不多时已经传送到风虎舰队的本队上。风虎尼古斯在他们后方数十光年处,收到福山的战讯后,皱眉道:“敌人到底在想什么呢?”白眼星域正一闪一闪的发送着波纹,风虎心理也越来越不安,似乎感觉到自己正踏入敌人的陷阱中,但是自己能够脱出敌人的布置吗?“有一小股能源在亚空间中,是我们自己的舰艇。”“经过我们了,目标应该是风凌渡。”风虎喝道:“不要吵!不是敌人就不要烦我!”风虎他真的有点失控了,自己舰队上所有能独当一面的军官都派出去,反而使自己的幕僚变的非常薄弱,连一些小事都要自己亲自处理,这对舰队运作实在不是一件好事。“全舰队加速!发出命令要福山停车,等本队到达后再作决定。”“请示是否用亚空间飞行!”“笨蛋!你们要我空手被打是不是!用超光速就可以了。”风虎真的动怒了,“怎会有那么白痴的航控官……”一边阵骂道,“白痴!军校没教你们这些基本知识吗?”那军官却大声的回答道:“没有!教官们只顾着钓班上的女孩子,那有时间教我们,每天只净谈此要我们如何的爱国、支持政府、拥护王室……”风虎看着身挂上尉阶级的军官差点晕倒,可是居然所有的新进幕僚看来都一样的迷惑。“怎么办?只有把福山他们调回来……”风虎的脑压不住增加,最后颓然道:“用七倍光速飞行!目标在先遣部队后,一千五百光秒,到达后立即武装备战,通讯官先发电讯,要他们停止前进和敌人接触……”通讯官一面回答一面发出电讯道:““是!电讯发出!”“嘟”一声随即传出。风虎忽然问道:“有没有加密!”“啊!没……有!”通讯官张大嘴巴回答着。“到底有还是没有……”风虎脸色一变问道。“有……有……!”通讯官小声的回答,但是显得非常心虚。风虎点头道:“有就好……不要说连这点你们学校都没有教……真是的!连这小事都要我操心……”众人你望我我望你,彼此眼睛中的神色却像是在问:“有教吗?没有吧!为什么要加密呢?”风虎则开始怀念起他还留在恶鬼珠的副官。舰队外,星光灿烂。前方,则是未知的路程。人马纪元一五九四年一月二十三日这天发生的事乏善可陈,惟一值得一提的是:魔虎终于从芝玫的啜泣声中醒来,梦中自己好像回到从前那段怏乐的日子,可是醒来后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。“小玫!你……为什么?”安德烈还来不及醒过来,随即发现情况有点不对……芝玫哭着将脸藏入安德烈的怀中,哭的更大声。“告诉我怎么回事?我……我到底作了什么?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芝玫还是不说什么,只是一直摇着头。安德烈看着她雪白的肌肤,想想自己昨天的梦,也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好事。“唉!为什么要延续我的痛苦呢?傻孩子!”安德烈说着轻轻扳起芝玫的俏脸,爱怜的拭去她的泪渍。“我……我……想请你不要再怨恨我的父亲!他也很痛苦啊!”芝玫细声的说道。“傻瓜!我一点都不恨他,他知我就如我知他一般,你知道吗?我反对他是想让他活着,否则他……唉!”芝玫仰起脸道:“我不懂!”泪光虽然还在,但是眼角已经有明显的笑意。安德烈轻轻为她披上衣服道:“有机会我再说吧!我昏迷几天了?外面的情况怎么样?”芝玫嘟嘴道:“已经好多天,急的人家都快疯了,他们也很担心呢!”安德烈苦恼的笑着:“那舰队呢?我们和敌人接近或者战斗……”芝玫道:“有银狐看着呢?我想应该没有问题。”“银狐?……”安德烈似乎没有什么印象。“就是那位自命不凡的人马座军官,和战狐佛图烈大哥是好朋友……”魔虎笑着摇头道:“唉!我真的老了!看样子应该让他们出头……”“不准你这么说!你老了那我……”说着脸红耳赤的低头不语。安德烈不发一语的看着小芝玫,摇头道:“不要对没有未来的未来存有幻想……”芝玫讶异的抬头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“没有!对了,我先出去看看。你也起来吧!”说着起身穿衣,态度忽然冷淡得让芝玫有点无法接受。“你……是否讨厌我?”芝玫咬着嘴唇问安德烈。安德烈摇着他火红的头发,叹了一口气走出房间。“寂寞似乎会让自己无法承受再次的孤单,可是习惯寂寞以后,却发现原来孤单如此令人怀念,因为、它没有负担……”——《深情记事:魔虎情事》魔虎悄悄回到自己的指挥座上,却发现人人都洋溢着幸福和胜利的脸色。提休施·阿兹提克迅速汇报了目前的战况:“敌人约二千余艘战舰,正通过‘明鬼’星城后向我们而来,不过约莫在三小时前,我们收到敌人未加密码的电讯‘停止前进,等候本队’,我们判断是惑敌的策略……”“此外,敌人先遣舰队以次战速前进,已经摧毁我多处的诡雷设施,可见敌人并不容易中计,另外战狐已经排列好‘鱼跃阵’,我方则担任后援任务,守住退役的匣口。野山参谋长,也就是飞龙战队已经移往‘罪恶城’附近布置,接应后退的我们。”魔虎道:“本星有什么意见?其他的舰队呢?”提休施道:“似乎长枪的舰队出了一点问题,神狐赶过去了,另外,前日接获灭神和冥鸠的电文通知说‘速回本星……’。可是……”魔虎皱眉道:“可是什么?”提休施苦恼的道:“奥斯卡·皮莫要我们在剑阁道之前决战,我想不通,我们的兵力不够啊!怎么决战呢?”魔虎摇头笑道:“足够了!因为……算了以后你们就知道,全舰队备战,我们必须十分小心才有胜算!”提休施点头传下命令。“战狐要求通话!……”“接上荧光幕……”魔虎的眉头一展,脸上即刻有笑容,迎上佛图烈道:“你的兄弟呢?”佛图烈笑道:“我们先谈正事吧!”说罢将军略图放置上电脑道:“敌人有股为数约一千艘舰艇的部队,使用最大战速前进,应该在一个小时后与我们接触,因此我们必须用最优势的武力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股莽撞的敌人,否则我们将陷入毁灭性的苦战!”魔虎问道:“敌人不是有停止进击的命令吗?”佛图烈道:“敌人不是蠢蛋,当然也应懂得用计,可是我们……”“呜……呜……”这时飞弹来袭的警告声忽然紧急的响起。佛图烈笑道:“敌人终于憋不住了,好!我的用意你应该知道。对了!在此先恭喜你们……”原来芝玫已经穿好军服俏立在魔虎的身旁,脸上坚决的神色,绷紧脸直盯着前方,安德烈望了她一眼下令道:“将舰队移至战狐舰列的左上方,飞弹预备,主炮三连射预备,后退引擎开启……”舰上的人员迅速操作着自己的仪器。提休施道:“为何他们要来赴死呢?如果他们集结比我们多上三四倍的军力,那我们几乎没有胜算啊!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呢?”“因为他们是一群笨蛋……”芝玫冷冷的道:“风虎喜欢用拍他马屁的小人,他的舰队中除了福山和多玛斯之外,其他都是草包,这样的舰队如何能战斗呢?”魔虎问道:“至少他本身的能力应该够啊:否则上一辈的名将‘多耶夫·达夏公爵’怎么会被他击灭呢?”芝玫嫣然一笑道:“人会老的,风虎善用间谍,而公爵后继无人,才落得兵败身死的结果!”说罢甩甩他的长发笑道:“我们应该好好检查一下我们舰上的人员,风虎喜欢用这招对付他的敌人。”提休施神秘的笑道:“公主不用担心,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。鸟是飞不出鸟笼的……”魔虎笑道:“我真的不认老都不行,对了!小虎呢?怎么没有看到他呢?”提休施尴尬笑道:“他和小师去……去……罪恶之城!我只知道这样!”魔虎脸色一变,随即苦笑道:“该来的总是要来,毕竟是我对不起人家……”“我们已经来了!大笨猫!”清脆爽朗的声音,夹带着清淡却持久的香气,脚步声稳重而踏实,轻盈之余,有着豪迈的跺地声。明艺香、小虎还有银狐“杰·尼斯古”连袂而来。“小香!…我……”魔虎起身,脸带愧色的想说什么。明艺香却转向静立一旁的芝玫道:“我终于可以卸下这担子了,惟一的要求是不准欺负小虎,还有看好安德烈这大孩子,他有时很皮的,这只笨猫的脾气蛮拗的。”她握住芝玫的细手,眼睛却盯着她的脸孔,掩不住满满的妒意。提休施心中大叫不妙:“战争爆……爆发了!我倒是先闪人要紧。”一边望向一点都不担心的银狐,他似乎胸有成竹的稳稳站着……

  福彩3D第2020030期试机号为:466,奖号为:037。奖号类型为组六,和值为10,奇偶比为2:1,跨度为7,012路比为2:1:0,大小比为1:2。

,,浙江快乐12走势图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